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

联系我们

  • 姓名:苏雁晓
  • 手机:13526978156
  • 邮箱:suyanxiaolawyer@126.com
  • 证号:14103200911849700
  • 律所:河南新企合律师事务所
  • 地址:洛阳市洛龙区开元大道国宝大厦711室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离婚纠纷 >  离婚生效后法院又反悔 当事人讨精神损失

离婚生效后法院又反悔 当事人讨精神损失

来源:洛阳离婚律师   网址:http://www.lylhvip.com/   时间:2016-12-13 17:12:22

分享到:0

宾阳县法院黎塘法庭审出一起“乌龙案”,当事人就此案造成的损失申请国家赔偿,但被认为不符合赔偿标准

本报记者 文/图

去年6月,宾阳黎塘镇的一对老夫妻经法院调解协议离婚。令男方想不到的是,他领回离婚调解书5个月后,该法院又作出一份与此调解书同一案号的判决书,判断不准许双方离婚。同一桩离婚案,同一个法庭审理,结果为何截然相反?记者了解到,这件离奇的“乌龙案”发生在宾阳县人民法院黎塘法庭。

法院调解

再婚夫妻协议离婚

现年64岁的老磨家住宾阳县黎塘镇。在他的人生中,婚姻多有挫折。2001年,因感情合不来,已有3个儿女的他选择了与前妻离婚,当年他已是57岁了。2002年2月,经人介绍,他与小他11岁的月彬(化名)结婚了。

月彬也是个离异的女人,身边有一个女儿。双方都是再婚,因互不信任,产生了许多矛盾,以至于刚结婚一个月就出现闹离婚的局面。面对来自于社会和子女的压力,老磨咬紧牙关顶了下来。

2006年,经医院检查,月彬被诊断患上了鼻咽癌,住院治疗半年多,共花去2万多元费用。2006年11月,月彬的女儿结婚成家,月彬住进了女儿在南宁的新家。2007年6月20日,在宾阳县人民法院黎塘法庭的调解下,老磨和月彬达成离婚协议,双方在该法庭的调解协议上签名并摁下手印。宾阳县人民法院于当天作出了“(2007)宾民一初字第561号”民事调解书:老磨提出离婚,月彬同意离婚;由老磨补偿月彬医药费3000元、生活费1800元。

女方反悔

法院又判不准离婚

事后,老磨从法院领回了这份调解书,但月彬拒绝签收,原因是她反悔不想离了。随后,让老磨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:当年8月7日,宾阳县人民法院黎塘法庭再次开庭审理这起离婚案,法庭电话通知老磨前往开庭。2007年11月5日,宾阳县人民法院作出一份判决书,该判决书案号与前面的调解书相同,都是“(2007)宾民一初字第561号”,但结果完全相反。该判决不准许老磨与月彬离婚。

该判决书上写道:法院经审理认为,老磨与月彬均是再婚,婚后双方都有相互为伴的良愿,有一定的夫妻感情。由于月彬身患重病,家庭经济负担过重,造成双方发生矛盾是难免的。法律规定,夫妻有互相扶持的义务。老磨在月彬生病期间提出离婚,明显不利于月彬的疾病治疗。“2007年6月20日,双方在本院的调解下,虽然达成了离婚协议,但这是一种身份关系的协议,应充分尊重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,而不能简单地确认协议的效力。事后月彬提出反悔并拒绝签收调解书,说明离婚并不是她真实意思表示,所以对于老磨提出的离婚请求,法院不支持。”

男方申诉

法院撤销“乌龙”判决

收到这份判决书时,老磨觉得太荒唐了:同一桩离婚案,同一个法院作出了同一个案号的两次“判决”,而且两个判决结果相反,实在让人费解。老磨通过看法律书了解到,他与月彬离婚纠纷一案,双方已在法院的主持下自愿达成离婚调解协议,双方已在调解协议上签名并经法院确认,那么这份调解协议已经生效。根据我国有关法律的规定,虽然月彬事后提出反悔并拒绝签收法院作出的调解书,但并不影响该调解协议的效力。也就是说,他与月彬的这桩离婚案已经审理终结,宾阳法院不应该“翻出旧案重审”,更不应该作出同一个案号的判决书。

对此,老磨开始走上了申诉路,他带上材料先后来到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、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、南宁市人大常委会和自治区人大常委会,反映这起“一案两审”、“一案两判”的“乌龙案”。他的反映引起了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高度重视,中院将情况反馈到宾阳县人民法院,要求宾阳法院认真核查、处理此案。

今年1月4日,宾阳县法院的苏副院长接待老磨,指出黎塘法庭办案存在错误,他们会及时纠正。1月25日,宾阳县人民法院下发裁定:认定这起“一案两判”离婚案程序违法,要求合议庭进行重审。3月28日,宾阳县人民法院经过再审裁定:撤销宾阳县人民法院2007年11月5日作出的判决书,认定原调解书合法有效。

错判造成损失

能否申请国家赔偿?

老磨说,虽然他讨回了公道,但他也失去了很多。在法院下达第二份判决书后,月彬拿着“不准离婚”的判决书到处宣扬,称法院都不判离婚,是老磨有了第三者想抛弃她。这让老磨的同事和亲人对他另有看法,连他的亲生儿女也远离了他。

为此,7月22日,老磨向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申请,要求宾阳县人民法院对他进行国家赔偿,赔偿他精神损害抚慰金及为了打这起“乌龙”官司而造成的损失共计1万多元。8月7日,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这起赔偿申请。

8月20日,针对这起国家赔偿申请案,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的韦克文等两名法官,来到黎塘镇找老磨谈话。韦克文说,老磨的赔偿请求不符合国家赔偿法及相关国家赔偿的受案范围,他们有义务告诉老磨这一情况,希望老磨撤回申请。

老磨:为了这起“乌龙案”,我耗费了大量的精力,也很冤枉,搞得儿女都不愿理我。赔不赔钱问题不大,但要讨回一个公道。

法官:黎塘法庭在办理本案的过程中确实存在程序违法问题,宾阳县人民法院撤销了一审判决书,认定原来的调解书合法有效,就是给你讨回了公道。如果你认为办案法官存在违法乱纪行为,可以通过举报的形式来主张你的权利。

老磨:宾阳法院起码应该向我赔礼道歉。我坚持赔偿申请的要求,不同意撤回申请。

法官:你打的是民事官司,跟错捕、错判等刑事案件有所区别。我们也带来了有关《办理国家赔偿案件法律依据》的法律书籍,你可以对照一下,看你的情况是否符合里面的赔偿条款。如果符合,我们一定会为你办理国家赔偿。

老磨:那我考虑10天,再给你们答复。

在采访中,记者去到了老磨位于黎塘镇的住所。这是一幢二层居民楼房。老磨说,到了他这般年纪,特别想享受天伦之乐,但因为这桩离婚案,儿女们都认为他“花心”,三个儿女好几年没回家过年过节了,孙子孙女和外孙也没有回来看他,他感到很失落。

电话联系

  • 13526978156